国产a片在线看

banhor

新聞中心

農村汙水處理:想說愛你不容易?
  發布日期:2019-5-22  點擊:342

       業界普遍認爲,由于城鎮汙水的日趨飽和,未來中國汙水處理主戰場在農村。在強大的治理需求面前,農村汙水治理市場或將是一片藍海。但要真正借藍海之勢,還需要理清目前存在的問題。

農村環境治理工作已成爲當前國家非常重視的一項工作。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將農村生活汙水治理作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和改善農村人居環境的重要工作內容。

國家及地方層面密集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也推動著村鎮汙水領域市場加速釋放。據E20研究院測算,到2020年村鎮汙水處理率將達60%,後“十三五”時期預計市場空間剩余1200億。業界普遍認爲,由于城鎮汙水的日趨飽和,未來中國汙水處理主戰場在農村。

農村汙水處理“問題多”

在強大的治理需求面前,農村汙水治理市場或將是一片藍海。但要真正借藍海之勢,還需要理清目前存在的問題。

这些年在各种支持下,農村汙水處理设施建设得很快,然而农村污水设施“大量闲置,运行率低”等问题屡屡被披露出来,農村汙水處理率却仍是个位数。

20159月,浙江省審計廳報告披露,發現投資7.81億元建成的23家汙水處理廠處于閑置狀態。

20184月,國家審計署發布2018年第2號公告,據統計,江蘇省7個縣(市、區)在覆蓋拉網式農村環境綜合整治項目中建設的195個汙水處理設施有146個閑置,涉及投資10449.77萬元,真正運行率還不到10%

20188月,信阳日报公布市环境攻坚办对于“信阳市现有農村汙水處理设施运行情况调度行动”的调查结果。结果显示,信阳市已建成農村汙水處理设施100套,其中有32套不能正常運行,處于閑置狀態。

……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曾告诉中国水网,从他参与的農村汙水處理项目调研的情况来看,往往几個縣转下来,看不到一个在正常运行的设施。

農村汙水處理设施长期成“擺設”,汙水肆意橫流,農村環境未得到應有的改善,究其原因,難逃地方政府的不作爲。

农村区别于城市,一些地区环保意识相对薄弱,并且由于農村汙水處理设施数量多,地点分散的情况,水务、环保部门对其进行全面运行监管难度也比较大。由于建设部门多,监管部门不明确,更容易出现监管不到位的局面。

“小而散”、“失監管”、“汙水處理設施大量閑置”構成了農水市場的現狀,而農村汙水設備“運營難”是其中最根本的問題。

三大原因讓農村汙水設施“運營難”

中國水網通過綜合相關資料,試圖分析農村汙水設施“運營難”背后的三大主要原因,欢迎补充交流。

前期規劃設計不合實際

“地方顶层设计环节与需求之间存在较大脱节。一些地方为了争取专项资金,硬上一些项目,建了大量设施后却闲置不用”,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PPP中心主任逯元堂在“2018(第四屆)環境施治論壇”中指出。

部分地方政府在農村汙水處理设施建设方面缺乏经验和统筹规划,在项目选址、用地、建设方面设计不合理,导致后面的运行难落地。

此外,許多地方在對農村環保建設的投入上很多是面子工程、政績工程,沒有爲實際情況和長久發展做過考慮,而是追求眼前的工程建設利益。

房山區長溝鎮2003年投資500萬元的汙水處理設施,到2009年還未運行,鎮相關負責人表示,沒有那麽多汙水可排,運行起來成本太高;2015年媒體曝光的浙江23個鄉鎮汙水處理廠閑置調查中,金華婺城區琅琊鎮有關負責人說,當初管網設計容量太大,如今全鎮一天下來只有六七百噸生活汙水,琅琊鎮汙水處理廠“運行就意味著虧損”。

汙水廠的排放量設計容量大大高于居民實際汙水排放量,導致後續運行進水不足,汙水廠運行起來成本過高而閑置。

E20環境平台執行合夥人、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認爲,用市場化觀點來看,面對日益複雜的環境問題,政府其實永遠是不夠專業的,政府在市場技術選擇的適應性、投資效率、後期運營的可操作性等方面,很難做到專業,也很難依靠精神自律保證決策的效率和准確性。

建得起、用不起

早在2008年,財政部與環保部(現生態環境部)就成立了農村環境保護專項資金,支持農村生活汙水處理和垃圾處置等。農村環境保護啓動了十幾年,從2008年到2017年累計投入達400多億元,同時地方政府投入大量資金,共支持了約13.8萬個行政村開展環境整治的工作。

在政策和資金的支持下,政府積極投資建設,卻沒有錢來運營。

缺錢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農村本身的局限,農村地區收入本不高,而且居民未形成繳費習慣,多數贻p人外出務工,向留守老人收費就更加困難。

全国尚未出台统一的農村汙水處理设施运营经费的拨付办法和标准,相关费用主要靠各级政府投入,甚至一些地方需要乡镇自筹。显然这对于某些还尚已扶贫为主的村镇来说,是巨大的负担。

另一方面,農村汙水設備運營成本高昂。農村汙水治理排放標准過于嚴格,很多地方都是在按照城市汙水治理的要求,要求達到一級A,甚至地表IV類,直接導致了資金的壓力。

更重要的是,由于農村的汙水處理收費機制尚不健全,商業模式尚在探索階段,導致汙水處理資金回籠困難。

E20 研究院通過對 1300 多個農村汙水治理項目調研,發現目前農村汙水的治理項目中較爲常見的業務模式有 BT+OBOTEPC+OPPP 模式。“十三五”期間,政府曾鼓勵采取 PPP 模式進行農村汙水治理,一方面可以吸收社會資本,解決政府財政赤字,拉動內需。

然而推動PPP模式究竟能不能解決錢的問題,思考錢怎麽有效的到社會資本手裏,畢馬威企業咨詢(中國)有限公司、財務咨詢及基礎設施(PPP)咨詢總監李炜指出,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納入到現行PPP體制下,做物超所值、做財政可承受能力,“如果機制完善了,可能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付費機制就暢通了。”

技術路線難選擇

我国农村污水排放比较分散,个体水量较小,呈不连续状态等特点。王洪臣表示,规模越小的污水处理,关于技术选择的探讨就会更多。与城镇污水处理相比,農村汙水處理更依赖技术、更需要技术。

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籍國東教授籍國東在去年環境施治論壇上也曾表示,農村汙水治理技術,技術含量低解決不了效果問題,費用過高農村經濟條件無法承受,技術效果與配套經濟投入的不匹配是擺在農村汙水治理市場的一大難題。這也是大量設施建成不用的一大原因。

在農村汙水處理实践中,存在无动力、微动力、一体化、设备化、模块化、智能化、地埋式等技术表述。由于農村汙水處理技术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要因地制宜,要低成本,要高达标。然而什么样的技术才是农村污水治理的主流技术,始终没有标准答案。

从治理需求来讲,农村污水治理市场的确是蓝海,但这个看似风光的市场实际上要艰辛得多。找到问题的根源才能更准确的做出对策,让農村汙水處理设备健康的运转起来,需要解决农村污水市场错综复杂的问题,还需要各个层面努力来实现。

來源:  
【字體: 】【打印